2017-04-08 好久没写blog了

大概是因为有了手帐吧,各种各样的思绪有了可归之处,LFT已经半年多没有更新了

昨天大晚上赶去健身房,第一次在跑步机上使用扬升,一上来就是扬升7速度6.5这样的程度,小腿感觉要充血了,而且超级害怕自己被甩出跑步机!

本来要求是两手握哑铃摆臂的,但是累到炸裂的我只能一手摆一手扶机械,总归是完成了嘛,也是好的。

动作间歇的时候,partner和教练聊起工作,哇她好厉害啊,短期内又是出差日本又是出差印度,虽然她抱怨老板工作狂到不给他们吃饭时间的地步,但我觉得如果我工作的话应该是喜欢忙碌的...虽然我时不时就想摊着,但

临走的时候,看见大圣躺在楼道里,我拾起玩具球逗它,随着抛物线,大圣叼起了球,我摸摸它的脑袋说:“拜拜大圣”。

然后,它就一直保持着叼起球的姿势一动不动——仿佛定格一般,侧头望着我。

忽然就想起了松浦说他去朋友家做客无论如何也不会抚摸狗狗,因为不想让它们产生不该有的期望。

我本觉得健身房有三百号人,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大圣呢?既然如此的话,它被那么多人抚摸过,应该是对分别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吧。

但是,今天,在那条楼道里,我一路回头了两次,它始终保持着初始的姿势一动不动,让我有点于心不忍,可是我能做什么呢。

拐过角落后,心中有种退回去看看它是不是还在那里的冲动,但总觉得这样有些傻气,所以还是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去。这时,听见了玩具球的声音,不过它如何便无从得知了。

仔细想想和它见面的机会只剩下一次了,即使知道自己不该再逗它了,但那是最后一面诶,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,我怎么可能忍得住。只能期望狗的记忆力不好,让它过几天就忘掉我吧。

回去的路上在地铁里见到了很多国安应援服,一下子就想起myao说在电车里全是从握手会回来的开闭饭的经历了。诶呀,群体效应的确让人感觉美妙。想想arashi演唱会散场后的电车,花滑比赛结束后的地铁,一定也是如此美妙吧。


评论

© Suzuki | Powered by LOFTER